[首页]-> [科学小说研究]->科普文学的创作情怀

绵阳仙海科普创新基地主办 绵阳市科学小说研究会共办

1

科普文学的创作情怀

2022-4-30

科普文学的创作情怀

——喜读钱平雷的《笔下寻乐记》一书

○李正兴○

钱平雷曾任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是科普作品的多产作家,科普文学作品的尝试者,我任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期间的全力支持者和得力助手。撰写的散文,我称其为 “幸福”(《幸福相对论》、《幸福就在当下》、《幸福永伴你我他》)和“申度”(《上海高度》、《上海广度》、《上海力度》)两个三部曲。这六部大作我欠下书评的情感债,在他当今出版的科普文学作品集《笔下寻乐记》中可以弥补了。这是我的一件欣喜的事儿。近日来,我收到这部书如获至宝,如饥似渴的一下子啃下了《代序》、《前言》、《代后记》和《请给“科普文学”一席之地》、《再论“科普文学”是一项创新》、《笔下寻乐记》等与自己情感相投的篇章。钱平雷的《笔下寻乐记》敢用“科普文学作品集”作副标题表明了他是“科普文学”的倡导者,我还是首次见到“科普文学”作标题和副标题的。他用了真是可贺可喜!

我边阅边思索他创作的亮点,边阅边回味情感相投的思绪。仿佛又走进了往日科普的阵地……

一、“火箭”发射台

钱平雷是一位桥梁与隧道专业的高级工程师,但他在科技、文学、戏曲、体育等等,样样精通,人们誉称他为“通才”。我在《我的科学梦》一书中称他是“从事科普创作,其题材广泛,体裁多样,可谓是一名优秀的科普杂家。”这位通才是我工作中的亲密挚友,在一次会员新春联欢会上,他带去了一幅书法佳作作为奖品,主持人让他将这幅佳作赠送给自己最亲的人。他毫不犹豫地赠送给我,可见我们友谊是如何亲密了。后来他又特意在这幅赠品上添加了姓名的条款。如今十多年来,这幅赠品悬挂我的书房,成为我们天天见、时时见的挚友

这位科普杂家是不是著名的科普理论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实践中一直探究科普创作的理论,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他撰写的《科普——新的经济增长“火箭”的发射台》的科普论文,荣获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论文一等奖。科普理论家饶忠华称赞他的论文论点独特,论据充分,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这好文章的特点是:运用非本专业技术可能就是本专业的“尖端”科学;学科交叉产生的边缘科学很可能就是新的经济增长点。钱平雷用科普的语言阐述了他的思想:由专业交叉又产生了新的边缘学科,由新的边缘学科产生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果把新的经济增长发展比喻是“乘上火箭”的话,科普不正是它的“发射台”吗?

二、两个50%的尝试者

钱平雷出于对文学的热爱和对科普创作的追求,他利用业余时间,从生活、事业、家庭、友情等平凡而细微之处落笔,相继写下了一批随笔、心得和杂感,并将其编撰成集,冠名为《幸福相对论》,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钱平雷的这本文集渗透着科学的智慧和文学的情怀。它渗透人生哲理,是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的结晶;它展现了一个科普作家的精神风采;它是钱平雷“科普与文学”创作思想的体现。著名的散文家、诗人赵丽宏称钱平雷已进入了中国散文家的行列,而他的散文和一般的散文作者有所不同,涉及科技的内容多,知识性强。钱平雷的散文,能很好地把科技工作者的逻辑思维与文学家的形象思维完全地结合在一起。科学的智慧加上文学的情怀,便成了钱平雷的散文风格。这也是我们科普作家一直在追求的风范。

钱平雷给“科普文学”的定义为:“应用文学的形式,在社会上普及推广科学技术知识和技能的应用、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的作品。”这里的文学形式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剧本、小品、童话、民间传说、寓言、史话、对联,等等。我完全赞同他的这个定义。著名科普作家王晋康对科普作品的成分作了分析,说明科普与文学两者是有区别的:科普作品中,70%是科学,30%是文学。而科幻作品中,科学是30%,文学是70%。钱平雷认为,科普文学作品就应该是科学和文学各占50%的作品。根据这样的分析,上海科普界的卞毓麟、杨秉辉、雷宗友、周戟的作品,也应该列入这个范畴。

三、“科普文学”的运用

科普作品文学化的要求一直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所提倡的。上海近年来也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绩,尤其是科普作家、科普翻译家、天文学家卞毓麟创作的科学与人文相结合的散文式科普作品《追星——关于天文、历史、艺术与宗教的传奇》(2007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最为典型,此书一出,社会反映热烈。新华社以“科普作家卞毓麟的‘追星’时尚”为题发了专电,近30家报刊发表消息和评论。新华网介绍此书:“在平实的写作中,巧妙地将科学知识与历史、艺术、宗教等熔铸于一体,使读者不仅从字里行间看到科学的理性光芒,更看到文学艺术的热情奔放、历史的跌宕起伏、人性的光辉与灰暗。”

中国健康教育学家、科普作家杨秉辉近年来在“科普与文学”的交融上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他的医疗科普小说《财务科长范得“痔”——医学教授告诉你看病的学问》 (2014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一书,让其初尝盛果。书中通过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娓娓道来,没有花哨的手法,一切都那么自然、流畅,然而自始至终,你都被感动了。这种科普小说将科普创作与文学创作结合在一起。卞毓麟称杨秉辉科普小说最可贵的特色就是“素朴之美”和“入俗之美”。复旦大学出版社董事长、总经理王德耀称杨秉辉的科普小说“入情、入理、入画,达到纯自然的发挥,掩卷沉思,深有心灵感动”。

海洋专家、科普作家雷宗友的《海空传奇丛书》(2011年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让科学知识在人文、情景、趣味和时尚的空间里自由翱翔,从多个角度展现科学的魅力。这种全新的科普创作理念,用故事的情节和情景的描述,与读者谈天说地,寓知识于故事,寓科技于快乐,寓见闻于古今,寓眼界于流行,为读者呈现出一个新颖奇妙而丰富多彩的世界。它不仅是科学知识的普及,而且也是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的传播;它不仅是少年儿童最佳的课外科普读物,而且也是大人们爱不释手的科普书籍,是一套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的科普佳作。

经济管理专家、科普作家周戟的《超人机器人系列——阿力科沙漠惊魂》(2008年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是一部科幻神话故事。她的笔墨惟妙惟肖地把科学知识融合于故事情节之中,读者在阅读时领略了科学的威力,而且每节都留有悬念,让人有追读之感,在欣赏中获得了知识。该书有科幻的构想(利用超人机器人绿化沙漠,开发太阳能),有神话的框架(以希腊神话为框架组织故事的开展),又有童话的内容,还有魔幻的道具。全书吸收了古今中外诸多名著,如:《西游记》《封神榜》《指环王》《木乃伊归来》《哈利˙波特》等精髓,围绕着克服地球环境危机的主题,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故事。

上述科普作品中,我认为基本上已达到科学与文学各占50%了。希望这种科普作品能茁壮成长

四、科普文学是一项创新

我赞同钱平雷“再论‘科普文学’是一项创新”的提法。我赞同文中提到“把科普文学说成是儿童文学的分支,也是不妥当的。”我上述提到的科普文学创作者,除了雷宗友的《海空传奇丛书》是列入儿童文学之外,其余读者都是中等文化程度以上者。文中提到“科幻小说”之说。我认为“科幻小说”和“科普文学”是有区别的,“科学小说”是属于科普文学之内科,科幻小说不是。中国科学小说创始人汪志所说的“科学小说”,不包括也不等于“科学幻想小说”。 科学小说的科学是符合科学的,及反映自然、社会、思维客观规律的东西。科幻小说的幻想是指以社会或个人的理想和愿望为依据对还没有实现的东西有所想象。

写好科普文学作品确实是很难,这不仅仅是科普作家感到难,而且文学作家感到更难。文学作家不是不想写科普,是不会写,是写不出。因为他们缺少科普的底蕴,一时难以理解科学的内涵,有的只得对科普敬而远之。著名文学作家中也有闯入科普境内的,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把复杂的问题用文学的语言表达得那么深刻,写出了知识分子的心声,是科普文学的代表作。黄宗英曾表示愿做“科学的随军记者”。她著有《小木屋》等科普文学作品。1980年代初曾作为团长率领中国科普代表团出访美国。

“科普与文学”能否首先在上海正名“问世”,现在看来,不仅要在上海正名“问世”,而且要在上海落地、生根、发芽、成长。对科普文学的概念、范畴、内涵、外部环境、内在需求、对接形式、文学困境等问题,有待进一步探讨和完善。至于能否促使科普文学如同军事文学、影视文学一般,作为文学的一个分支,丰富文学宝库那是后事。目前重要的是让上海的科普作家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学修养,积极投入科普文学的创作,尤其是希望那些具有文学能量的科普作家勇于担当科普文学的创作,在创作中出人出作品。也就是说在科普创作中培养一流人才,创作一流精品。至于文学界加入科普文学的创作,不必强求,顺其自然。随着当今科学技术的发展,相信会有像徐迟、黄宗英式的人物出现。

五、同感于“笔下寻乐记”

钱平雷在书中写到:“我在结束《上海力度》一书的撰写后,基本上就准备搁笔不再撰写散文了,因为不少朋友都劝我,年事已高,不能再费心笔耕了。”这也是别人说我时说的话。我子女经常劝我:“老爸你年事已高,不要再为写作操劳了。”

钱平雷在在书中写到:“对于写文章是‘苦’还是‘乐’这是一件仁者见智的事情。对于写文章感兴趣的人来说,写文章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尤其是是对热爱文学写作的作者来说,创作的过程是很享受的。”这话也讲到我心里去了。每当子女劝我停止写作,我回答他们:“写作是件快乐之事,一点也不劳累,如果一旦停止创作,反而使我苦闷难熬。”《通向“科普创作”的“真善美”——赞扬汤寿根主编的<科普美学>陶冶受众》、《走进科普大本营 开辟编创新天地——喜读王麦林<激情岁月 科普人生>有感》这两篇都是6000多字的文章我都是两三天就完成了初稿。好像是完成两项大工程似的,心中真是沾沾自喜。再如我自爱的诗歌,每每都是睡眠的间隙完成腹稿的。最近住进上海爱以德联泰护理院,接受院部授予筹办快乐麻将以调动老年患者的文化娱乐。快乐麻将是我强项,只用了几小时就完成了操作规则和游戏方法。当晚卧床不久就完成腹稿:文化娱乐树正气,快乐麻将争红旗。中发白风条筒万,规范智取显技艺。台面熟牌要看清,手中牌儿巧算计。康复老人玩麻将,手脑齐动健身体。

钱平雷在书中写到:“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果让我搞科普文学创作,我就有兴趣,就觉得快乐,就思绪飞跃,下笔如有神助,一会儿就能写出一大篇。”若让我写,大概也会如此。如院部人事部门委托改一首《我们走在大路上》歌词和撰写一首联泰护理院的诗歌。我一时兴趣来了只花了半天时间改写歌词和创作一首《联泰护理创特色》打油诗:联泰特色传佳话,病案管理精细化。组建团队向日葵,专业设备又强加。微笑服务树标签,精心护理人人咵。同大医院建联盟,核心技术全力抓。夯实技艺齐奋斗,齐头并进大步跨。腹膜透析治患者,医疗效果无比大。大爱之心心头裝,大德之行行天下。

钱平雷在书中写到:“最近在《上海老底子》公众号平台发表……文章”,“这样写下来又有了数万字的文字积累。似乎再出一本书的‘基本框架’已经具备了。”2015年11月离开协会办公室,我自称是“第二次退休”,退休后发表科普作品的平台是《上海科普作家网》和《中国科普作家网》,现在累积也有一二十万字了,也到了出一本书的框架了。正在排版书稿,暂定名为《步入夕阳红》。

钱平雷在书中写到:“书籍也成了与亲朋好友保持联系的纽带和桥梁,有不少亲朋好友

平时并没有太多联系,但新书出版时,也给他(她)寄去一本,让他(她)觉得你还在牵挂着他(她)。”是的,我也是如此。这样,他(她)也可以从书中知道你的近况,或者许多

他(她)不知道的往事。钱平雷说得对:“书籍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沟通情感的作用。”

钱平雷在书中写到,我写了一篇散文,发到微信群里被转发了,也被纷纷点赞了。我撰写的科普文章也时常发给微信群,有的也得到转发,也受到点赞。

现将推荐应邀参加2021年由国学联盟艺术网、中国国礼文创艺术网、国学十大名家组委会出版《国学十大名家》·当代中国艺术品市场拍卖与收藏一书的以题为《文理通才一名将——钱平雷的科普》一首诗歌奉上,以对钱平雷科普文学的赞颂:

穿越山岳跨大江,

科文硕果齐飘香。

书画诗歌具优雅,

文理通才一名将。

“广义科普”理念筑,

“火箭”发射经济长。

创作双称三部曲,

科普文学新路旺。

中国科普作家网

 www.ChinaSNW.com|© 科学小说网 版权所有 2002-2011

蜀ICP备15020757号-2